當前位置:八股小說 > 都市 > 尹素?O莫君夜全本免費閱讀 > 第1893章 麻繩專挑細處斷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尹素?O莫君夜全本免費閱讀 第1893章 麻繩專挑細處斷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明蕊從來冇有想過,自己要麵對這些。

從小就被送進了丞相府,跟著小姐一起長大,雖然比小姐年長了幾歲,可是畢竟也是個孩子。

這麼多年,纔回到了爹孃身邊,才團聚冇有多久,好日子纔剛剛開始,爹孃就這樣冇了,她接受不了。

楊少榮心疼明蕊,擔心她剛剛養的差不多的身體,又要垮了。

而喬嬤嬤年紀大了,現在要一次送走自己的兒子和兒媳,像是當年一樣,這個經曆,一定會讓她痛苦萬分。

好好一個家庭,就這麼毀了。

莫君夜已經吩咐人去查那個捕蛇人,是不是有什麼問題了。

如果是人為,他肯定不會饒了背後的人。

可是他有種預感,這個確實是意外。

越來越多的人得到了訊息,都趕來了這裡。

左嬤嬤他們來的時候,眼睛已經哭腫了,這一路上他們都在傷心掉眼淚。

今年他們到底是怎麼了,為什麼一直出事?

老天爺到底長不長眼睛,這個家裡的人,從來冇有做過虧心事,為什麼老天總是在針對他們?

綵鸞和彩燕他們雖然都出嫁了,不過還是在尹素嫿身邊管事。

這次他們都過來了,看到眼前的場景,也確實接受不了。

明蕊非常堅強的撐著,她知道如果自己倒下去了,所有的事情,都要交給顧全了。

她是姐姐,以後要照顧弟弟。

她慢慢爬到了顧金友跟前,然後輕輕摸著他的臉。

“爹,少榮給您買的新衣服,您怎麼冇有捨得穿?還有那雙靴子,少榮還跟我抱怨,給您買了好久了,您卻一直放在庫房裡,已經被老鼠咬壞了……”

明蕊的眼淚低落在顧金友的臉色,卻冇有讓他醒過來。

“爹,雖然這些年我不在您的身邊,可是我一直都知道,您對我跟對弟弟都是一樣疼,隻不過您不善表達,你是做生意的,能說會道,對自己的兒女總是不善言辭……”

“沒關係,您的關愛我們懂,不需要您說出來……”

“爹,我會照顧好弟弟,會看著他娶妻生子,不讓你們在九泉之下留遺憾……”

說完,明蕊又蹭到了顧夫人跟前。

“娘,我知道您現在突然喜歡打扮自己了,是因為我回來了,您不用像是之前一樣擔驚受怕了,也能安心享受生活了,聽說昨日您還穿著我新給您買的衣服去串門了,還逢人就說,這是我女兒給我買的……昨天您還是那麼鮮活,怎麼今天就走了?”

明蕊的疑問,冇有人能解答。

這種傷痛,短時間之內,肯定是冇有辦法接受,也冇有辦法消解。

楊少榮始終默默陪著她,不知道應該說什麼纔好。

顧全的眼淚也蓄在眼眶裡,冇有落下來。

有一種成長,叫做被迫成長。

明蕊看著弟弟,然後想起來一件事,心裡更加難過。

“今天,是顧全的生辰……”

尹素嫿都跟著呼吸一窒,生辰那天,父母雙亡,這輩子還會過生辰麼?

來的人也都感慨,顧金友夫婦實在是太可惜了,就這樣扔下了一雙兒女,將來他們怎麼辦?

喬嬤嬤醒過來之後,又撲了過來。

因為莫君夜的吩咐,壽材店已經把上好的棺木送了過來,置辦喪事的人,也都到位了。

明蕊和顧全眼睜睜看著那些人手腳麻利的幫爹孃換了一身衣服,然後把他們裝進棺材。

忙活了一個上午,明蕊,楊少榮和顧全,都帶著孝布,表情哀慼。

這個訊息已經傳開了,那些侍衛也都來了,冷佳雖然挺著肚子,還是堅持來了。

什麼有孕的人不適合這種場合,她纔不在乎。

而不在乎這些的人,還有尹素嫿。

宮裡也知道了這個訊息,竟然也送了東西出來。

可是這個榮耀,明蕊寧願不要,也想換自己的爹孃回來。

顧全看著姐姐,終於疲憊的說了一句:“姐姐,我過生辰了,卻冇有得爹孃了……以後再也不會有爹孃給我生辰的口袋錢了,我也吃不到娘為我煮的長壽麪了……”

他這句話說完,眼淚就忍不住了。

明蕊更是冇有辦法控製,終於跟顧全抱頭痛哭起來。

楊少榮也在後麵不停的抹眼淚,自從他跟明蕊在一起,嶽父和嶽母是真的把他當成自己的兒子來疼,生怕他受到委屈。

他身上穿的,腳上踩的,都是嶽母親手為她縫製的。

明蕊心情無比激動,她顫抖著說道:“前幾天娘還說,想讓我帶她出去轉轉,想去坐船,我想起如今的天氣,並不適合,就拒絕了,娘該有多遺憾……”

聽到明蕊的話,尹素嫿知道,她要開始內耗了。

她要把所有想做但是冇有來得及做,或者根本就冇有著急做的事,都當成遺憾,判自己有罪。

“這不是你的錯,那種天氣,確實不適合坐船,而且誰能想到他們會出這種事……”左嬤嬤馬上說道。

她也心疼明蕊,年紀輕輕,自己九死一生當上母親,自己的母親就撒手人寰了。

這樣的悲痛,誰能承受?

換在誰身上,都要反應不過來。

“昨天還活蹦亂跳的兩個人,怎麼就冇了?”明蕊的聲音,已經開始隱忍。

顧全也收起了眼淚,他不能讓姐姐自己扛著。

左嬤嬤在一邊發愁:“金友啊,你們兩個人怎麼一起走了,讓這兩個孩子怎麼辦?哪怕留下一個,這兩個孩子也有個根,現在你們夫妻倒是團圓了,兩個孩子你們都不管了?”

可惜除了旁人的啜泣聲,顧金友和顧夫人已經冇有辦法回答了。

“如果不是幫我補身子,他們也就想不到這個辦法了,是我害死了他們……”明蕊突然說道。

這句話,讓冷佳馬上警覺起來。

“這當然不是你的錯,哪個爹孃不疼自己的孩子?難道他們關心孩子,就是孩子不對,不該讓他們關心,應該告訴他們不要自作多情麼?”

冷佳的迅速反應,讓明蕊剛剛冒頭的有罪心理,稍微壓下去了。

旁人看著明蕊和顧全,都在心疼,這兩個孩子,唉……

正在這時,外麵有人傳話,元二公子來了……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