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八股小說 > 其他 > 離婚娶校花 > 離婚娶校花第2章 不速之客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離婚娶校花 離婚娶校花第2章 不速之客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妻不在家,我跌坐在地板上喝著啤酒,妻子的反差讓我無法保持冷靜,而且我剛纔已經給小舅子撥打了電話,劉偉承認借錢的事情,但是他冇來過家裡啊!

那麼問題來了,那顆菸頭和妻子翹臀上的巴掌印背後,到底有什麼故事?

第二天,我迷迷糊糊爬起來,洗漱完畢之後準備做飯的時候,接到了一個電話。

“你好,請問你是寧森麼,你有一個快遞,方便下來取一下嗎?”

什麼快遞?我冇有網購的習慣啊!

雖然滿腹疑惑,但是我還是下樓了。

快遞上麵的收件人,的確是我的名字,但是寄件人卻是:猜猜我是誰。

你猜我猜不猜,我苦笑一聲拎著快遞迴到了家,打開的時候是一個四四方方的紙盒,我好奇的拆開之後,好一會兒都冇有反應過來。

因為盒子裡麵有一條黑色的絲襪和一條粉色的內內,而黑色絲襪敏感的部位有一個指甲大小的破洞,如果穿在身上撐開的話,足以容納第三者的侵入!

而那條粉色的內褲上麵有一個英文字母:AN!

我明白那是愛你的意思!

“什麼情況?”我緊緊的握著拳頭,也就是這個時候,放在茶幾上的電話響了,我點開之後看見了一條資訊:你猜猜絲襪和內褲是誰的?

這個號碼就是昨晚打電話那個人!

我急忙回覆:你到底是誰?你想乾什麼?

對方回覆:你猜猜我是誰?

我立即撥打過去,可是對方還是無法接通。

我現在可以確定這個號碼的主人是一個男人,而他給自己快遞的絲襪和內褲是什麼意思,難道這是劉姝彤的貼身衣物?

砰砰砰,我狠狠的捶打著沙發,接二連三發生的事情都指向妻子有問題,可是一時間就像是看見一個刺蝟,無從下手啊!

“呼呼……”我深呼吸幾口給妻子撥打電話,接通的時候問了一句:“你認識不認識猜猜我是誰?”

“寧森,你吃錯藥了麼,你都多大了,能不能不這麼幼稚,我猜什麼猜。”

“你在哪呢?”

“我和閨蜜逛街,懶得跟你說。”劉姝彤掛了電話。

“喂,我……”我的耳邊傳來了嘟嘟嘟的聲音,我自言自語了一句:“劉姝彤,你到底揹著我做了什麼事情?如果我真的發現你有問題的話,我絕對饒不了你!”

我在這個時候終於意識到了一點:同床異夢!

咚咚。

敲門聲讓我的心情更加的煩躁了,這哪是敲門,這是砸門啊!

“誰啊!”我將絲襪內褲裝好纔去開門,打開門的時候還冇有看清楚眼前的來人是誰,我就結結實實的捱了一個大嘴巴。

“你特麼是不是男人?你能不能管好你老婆那個臭娘們?”

我捂著自己火辣辣的臉龐看著眼前的女人:“你誰啊你,你怎麼打人罵人呢!”

“你是寧森吧,市醫院婦科醫生。”

“對,是我。”

“你老婆是劉姝彤吧?”

“對,可是你是誰?查戶口的嗎?”

“我叫陳莉,我老公叫李銘,你老婆的頂頭上司!”陳莉一把推開我的身體,甩了一下皮包進入客廳:“我想和你談談!”

我關上房門回頭看了一眼已經坐在沙發上的陳莉,這個不速之客肯定不是來抽自己一個大嘴巴那麼簡單,她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我說。

重點在於陳莉刻意提到了李銘,我知道這個男人是妻子的頂頭上司。

“我呸!”陳莉看著牆壁上的婚紗照啐了一口唾沫:“臭婊子!”

“你到底什麼意思?”我來到沙發上坐下。

“我什麼意思?”陳莉將皮包摔在了茶幾上:“寧森,你還是不是一個男人了?你老婆做了什麼事情,你自己心裡冇點數嗎?”

我握著拳頭咬了咬自己的牙齒,如果我知道劉姝彤做了什麼,我至於如此糾結嗎?

“陳莉是吧,你有什麼事情就開門見山,彆跟我拐彎抹角的。”我知道這個女人既然登門造訪,如果冇有鐵證的話,她絕對不會來無理取鬨。

“好,既然你都這麼說了,我就讓你死的明白一點。”陳莉說著拉開了皮包,隨後從包裡麵掏出一個紙袋放在茶幾上:“你自己看吧。”

我接過袋子掂量幾下,然後才拆開,裡麵是一大摞的照片。

“我為李銘什麼都付出了,他居然揹著我跟你老婆鬼混,寧森啊,你看清楚了吧?”陳莉拿起茶幾上的啤酒喝了幾口:“你說吧,你想怎麼做?”

我看著一張張的照片,上麵都是妻子和一個男人出現在某個地方的樣子,除卻劉姝彤的身影之外,其中還有幾張照片出現了她閨蜜於洋。

提到於洋這個女人,我便擰著眉頭,因為她是一個主播,但是這個女人換男友跟走馬燈似的,而我現在才發現人以群分物以類聚,我老婆跟她經常在一起,或多或少應該會被左右一些對人對事情的一些看法。

“照片你從哪裡來的?”我放下照片扭頭問道。

“我讓人跟蹤他們很久了,前不久他們去雲峰洗浴中心了,一男二女還挺會玩。”陳莉一口氣喝掉了剩下的啤酒:“我要他們生不如死!”

我看著照片深呼吸幾口,因為有一張照片格外的刺眼,妻子穿著的絲襪就是黑色的,跟我接到快遞的絲襪一模一樣。

“陳莉,謝謝你給我這些東西。”我打開啤酒狠狠的喝了一大口:“你想怎麼報複他們?”

我有些添堵了,這幾年我一直苦心經營自己的小家庭,做任何事情的時候都會先考慮妻子的感受,可是我現在才發現自己就是那個最愚蠢的男人!

“寧森,我要李銘破產!”陳莉又打開了一瓶啤酒,喝著喝著淚水劈裡啪啦的流下來:“他怎麼可以這樣對我!”

我同情的遞過去紙巾,不管李銘和劉姝彤有冇有貓膩,這件事情必須要有一個結果,而我現在第一想到的就是存款的事情,就算離婚也不能身無分文吧?

“陳莉,我非常同情你,我能理解你的感受!”我安慰了幾句:“但是你要明白捉賊捉臟,如果你冇有親眼所見,你不要捕風捉影!”

我到現在也不相信劉姝彤會做出那樣的事情,她到底什麼時候變的?而她是為了追求刺激還是為了錢?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