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八股小說 > 其他 > 絕世神醫妃半夏 > 第657章 碰見美人忘了閨女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絕世神醫妃半夏 第657章 碰見美人忘了閨女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昭仁帝今年四十五歲,但平時保養的不錯。

加上蕭壁城做了太子,其他皇子也漸漸各司其職,他身上的擔子輕省多了。

縱有時常為兒女憂慮的時候,但比起往年的心焦力卒,而今已算過上了神仙日子。

人一輕鬆下來,容貌也年輕不少,看著比實際年齡要小五六歲。

他的身材也管理得當,這會兒換上給顧翰墨做的衣裳,除了覺得有點緊之外,還算合身。

“多謝夫人出手相助,在下感激不儘!”

昭仁帝換了乾淨衣服出來,便示意福公公付銀子給對方。

福公公摸了摸空空如也的袖口和衣兜,小心翼翼地道:“爺,咱們今兒個出門忘帶荷包了。”

雖說是微服私訪,但今日隻打算來書院看看,冇想到還會有花錢的地方。

“……”

兩次在美婦人麵前丟臉,昭仁帝的臉色青了又紅。

黎娘子笑著解圍道:“老爺太客氣了,這粗布衣裳不值幾個錢,無須付銀子。”

昭仁帝輕咳一聲,麵色如常地與之攀談起來,“那就多謝夫人好意了,還不知夫人姓甚名何,聽口音不像京城人士?”

“妾身黎婉箏,雲州臨安人士,老爺喚我黎娘子便可。因兒子考上了清懿書院,太子夫婦又憐愛百姓,故打算於此開個糖水鋪子謀生。”

昭仁帝聞言,心底有些驚訝。

能考上清懿書院的寒門學子,年歲大多在二十左右,也就是說眼前挽著髮髻的已婚婦人三十多歲了。

他多聊了幾句,得知這黎娘子今年果然三十有七了。

“江南風水果然養人。”

對方看起來也就二十七八的樣子,麵貌狀態比宮裡的妃子也毫不遜色,當真是天生麗質。

黎娘子笑起來,兩頰露出淺淺梨渦,“卻不知老爺又是何方人士,怎個稱呼法?”

昭仁帝清了清嗓子,“……我姓黃,在家中排行第九,你喚我黃九爺便可。”

黎娘子點點頭,好奇地道:“黃九爺是來清懿書院探望子女的麼?”

昭仁帝搖了搖頭,“不,在下是清懿書院的讚助商人,今日無事前來書院逛逛罷了。”

“原來是書院的讚助商,這麼說來,妾身能在此安身立命也有您一份助力了。”

黎娘子是個感恩的,見這位老爺是書院的貴人,便起身端了兩碗剩餘的杏仁豆腐贈予他和福公公品嚐。

昭仁帝與福公公皆是眼中詫異之色一閃而過。

“黎娘子的手藝倒是和宮廷味道一模一樣。”

“妾身的祖父有幸曾在禦膳房當值,冇想到您竟能一下嚐出宮中的味道來。”

“曾在書院食肆裡嘗過這味道,故而覺著有些像。”

這味道他可太熟悉了,小時候在宮裡冇少吃。

黎娘子一提,昭仁帝便想起童年時光,那會兒宮裡的確有個黎禦廚,一道杏仁豆腐手藝無人能出其右。

小封氏每次進宮找他玩,兩人便坐在花園裡,同食一碗杏仁豆腐。

回憶起往昔歲月,昭仁帝心有所感,看黎娘子的目光也不由得親切幾分。

兩人坐在庭院裡喝茶,絮絮叨叨了一會兒,時間就從指縫中溜走了。

越是深入交流,昭仁帝便越覺得這位黎娘子溫婉通透又善良賢惠,雖是平民出身,卻也不乏學識遠見,談吐文雅大方。

得知對方年紀輕輕就守寡,獨自拉扯兒子長大,他不由心生憐惜。

這般貌美的女子,半生竟如此曲折艱苦。

福公公幾次想提醒昭仁帝,您不是要前去探望六公主的麼?

可見昭仁帝聊的興致暢然的模樣,他又不好插話打斷,隻能任由著他跟黎娘子天南地北地聊個無休止境。

直到六點鐘,清懿書院的晚膳鐘聲悠遠響起,昭仁帝才猛然回過神來,他在悠然居坐了整整一個時辰。

“黎娘子,我還有要務在身,今日便不繼續叨擾了,下回糖水鋪子開業了,我再來給你慶賀。”

昭仁帝想起六公主,連忙起身過黎娘子的招待,向其作彆告辭。

與對方談天說地有種很舒服的感覺,讓人不自覺地全身心放鬆,他竟把來書院的正事給忘到了腦後!

……

清懿書院,圖書館中。

六公主抱著貓兒,安靜地坐在靠窗的位置。

雲苓夫婦坐在對麵,詢問著六公主近來的情況。

“三哥三嫂不用擔心,我在書院裡過得很好,如今也冇有夢魘過了。”

“小集市有專門漿洗衣裳的地方,不過我冇花銀子讓彆人洗,實在是平日太無聊,便自己動手了。”

六公主衝他們笑了笑,來清懿書院住了一個半月,她的精神狀態明顯好了很多,話也多了起來。

隨後六公主放下小黑貓,又從手邊的籃子裡拿出了幾張刺繡手帕。

“這次回城的話,還請勞煩替我向大哥問候幾句,他如今身體好些了冇有,我在書院也一直掛念著他。”

“閒暇的日子除了看書,我還練習女紅做了些手帕,這對鴛鴦手帕是給大哥和嬋姐姐的,這對龍鳳呈祥是給三哥三嫂的。”

看著圖案歪曲的手帕,六公主有些不好意思,“我的女紅荒廢了許久,而今繡的不好,你們千萬彆嫌棄,拿回去當擦桌布也行,不白費了綢布就好。”

雲苓耐心地聽著六公主絮叨,隻覺得這姑孃的性子是真的改變了不少。

恢複了初見時的明媚活潑,但比那會兒懂事有禮多了。

雲苓笑道接過那幾張繡帕,“比我繡的強多了,我還不如你呢,若你的繡帕隻能拿來當抹布,那我繡的帕子拿來擦屁股都嫌不如草紙了。”

她隻擅長紮針,不會穿針引線。

六公主被她逗得噗嗤一聲笑個不停,好一會兒才停下來。

聽晚膳的鐘聲響起,她起身道:“三哥三嫂你們去忙吧,等下晚膳過後我還要值圖書館的晚班,便先不招待你們了。”

蕭壁城點點頭,天色不早了,等用過晚膳,他們也得回城了。

三人起身離開圖書館,蕭壁城走在後麵,心底有些納悶。

父皇不是來探望六公主的麼,怎麼整個下午都不見人影,難不成在書院裡迷路了?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